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民革人物>>黨員風采
民革黨員鄧興貴:興業更要藍天白云         2019年06月26日13:55

 

    邵宏華 2015年07月27日03:17

當前,伴隨我國城鎮化的迅速推進,伴隨一片片高樓廣廈不斷崛起,在眾多城鎮的周圍,觸目可及大量隨意堆放的建筑垃圾。2013年10月,央視即曝光了北京市有人私設違法垃圾堆放點,肆意傾倒建筑垃圾;在河北保定侯河,50%的河道被建筑垃圾填塞。

建筑垃圾還是空氣中可吸入顆粒物(PM2.5和PM10)的重要來源。僅北京市統計,建筑工地施工和車輛運輸揚塵污染約占該市PM2.5來源的15%。

建筑垃圾含有20多種有害物質,污染水體、土壤,并且很難消解,我國每年因此減少良田約10.5萬畝!

目前,我國建筑垃圾年產生量約為35億噸,但綜合利用率不足5%。如果大幅提高我國建筑垃圾綜合利用水平,可節約大量土地、天然原材料、煤炭等資源,可減少污染,改善市容市貌,減低PM2.5和PM10指標;可直接創造價值6000億元以上,帶動產值800億元以上的裝備制造業和運輸業發展,帶動新增約300萬個就業崗位,可節約運輸、車輛和公路維修等成本約3000億元。

顯然,建筑垃圾資源化利用不僅迫在眉睫,而且前景廣闊,業已引起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重視。2014年7月,李克強總理就在九三學社中央提交的《關于建筑垃圾資源化利用的調研報告》上批示。

盡管我國在該領域尚處于起步階段,然而,許多城市和相關企業與科研單位早已開始了艱難而富有成效的探索,個別企業依靠自主創新,業已推出了以建筑垃圾為原料生產的新型建筑材料,為我國的建筑垃圾資源化利用展示了無限廣闊的前景。

站在這一波新興產業潮頭的,就有中城建恒遠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它的當家人叫鄧興貴。

鄧興貴身高1.62米,經常一身便裝。話不多, 目光深沉敏銳,給人短小精悍的印象。生于1958年的他自稱“念到高中卻只有小學水平”,為生計早早“下海”練過攤兒、倒過服裝。久浸商海,幾多沉浮,這使他超越常人,獲得了作為一個企業家對市場風向的寶貴判斷力。

回溯來路,人們可以清晰地看到,鄧興貴和他的企業,幾乎每步都先于他人半拍,在市場轉折的前夜完成“艱難而華麗”的轉身,從而占領先機,實現跨越發展。

這其中的精髓,除卻對市場的超前洞悉力,“緊跟國家的產業導向”走正道是鄧興貴一直恪守的“秘笈”。

 

鄧興貴近照

 

一、 特寫鏡頭:走近鄧興貴

 

生活的海洋波瀾壯闊、豐富多彩。認識鄧興貴的最好辦法,是走進他的日常生活。還是讓我們截取他個人經歷中的一個片段吧。

2014年10月21日,湘西鳳凰縣。外出考察。

是日陽光和煦,秋高氣爽。和往常一樣,鄧興貴一大早起床,司機小田和公司副總邵斌已經在酒店樓下等他。

3人在路邊隨便找了一家餐館坐下,每人點了一只茶雞蛋和一碗牛肉粉。餐畢,邵斌從一家小店里花幾十元買了兩只便宜的電動剃須刀,順手遞給鄧總一只,兩人邊走邊刮起胡須。

鄧興貴的家安在貴陽,夫人和孩子都在那邊。為了工作便利,他在六盤水和安順,各住一套55平米的小房子,和司機住對門。

此次出門,鄧興貴只穿了一件米色夾克,看上去跟普通的工裝沒啥兩樣。他身上唯一值錢的東西,是手腕上的那塊勞力士。說起來,這還是鄧興貴當年在香港用16萬港幣買的,這一戴就是20多年。

鄧總對自己生活要求不高,但他對于各項社會公益事業卻非常熱心。僅在2014年,鄧興貴就向民革中山博愛基金會捐款1000萬元。粗略統計,這些年來,他為支援抗洪搶險、希望工程、辦學助教和社會各項公益事業累計捐款達6000萬元。

這時,小田將旅行車開過來,接上他倆,車子沿著瑞(麗)杭(州)高速, 一路向江口縣疾駛而去。

上車坐定,鄧興貴習慣性地從上衣兜里摸出手機。這是一部外殼摸的有些發亮得老款三星手機。鄧興貴至今不會用微信,也從不用QQ。因為總有許多的雜事纏身,讓他無法集中心思琢磨這些時髦軟件。他看到有幾條短信,其中一條是在安順工地現場的另一位副總林波發來的。鄧興貴高興地告訴邵斌,“主機調試成功了!”

邵斌知道,公司投下數億元建設的4條生產線,目前正由德國專家在負責安裝調試,進展十分順利。不出意外的話,第一條生產線幾天之內就可以試運行。此刻他在考慮的是,公司正式投產,要不要搞個儀式慶祝一下?

這時鄧總的手機響了。原來是中共貴州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侯正茂打來的。侯副部長在電話里告訴鄧興貴,他要在最近去安順項目現場看一下。“我馬上通知安排接待!”鄧興貴掛上電話意猶未盡地說,“明年項目完工,我們搞一個上規模的現場推介會,把國家住建部、建筑研究院等方面的專家和各地廠商貴賓都請來,當場看貨,當場簽合同,將來在全國鋪開。”

邵斌清楚,鄧總的意思是,將來,他們要把這種利用廢棄建筑垃圾生產新型墻體材料的基地擴散到全國20多個省區,就近生產,就近使用。用鄧興貴的話說就是,“要把建筑垃圾統統‘吃光’”!而他們此番湘黔邊界行的目的,就是考察可否把輻射湖南、廣西的生產基地放在這里。

 

2011年11月16日,時任貴州省省委書記粟戰書、省長趙克志率全省工業觀摩團視察鄧興貴的企業

 

 

二、老鄧認準的事誰也拉不回

 

臨近中午,貴州省江口縣桃運鎮勻都村黨支部書記兼村長熊子昂,終于在梵凈山國際會議中心跟鄧興貴接上了頭。這位生得虎背熊腰的當地漢子,從途勝車里一跳下來,就緊跑著上前握住鄧總的手,連聲喊“歡迎歡迎”。接著下來一位斯文的中年人,長得不胖不瘦,膚色有些發紅,合體的T恤扎在牛仔褲里,顯得十分利落。

和熊子昂一道前來迎接的,是貴州省扶貧辦的老王。老王到勻都村掛職扶貧已經大半年了,幫村里聯系修通了一條公路。聽說鄧興貴要在這附近選址辦廠,他就約鄧總順路過來看看。

正好是午飯時間,一行人邊說邊往村里一家簡易飯館走去。

眼下,鄧興貴要擴建工廠,老王要為扶貧村再辦點實事,兩人的事業忽然就產生了某種“交集”。

鄧興貴是喝酒的,尋常不過半斤。邵斌更是無酒不歡。但今天他們相約不喝,因為要談正事。

話頭一下就扯到鄧興貴企業轉型的事。 老王有些不解,鄧興貴經營下的房地產公司一直穩穩當當,怎么會想要另起爐灶呢?

在黔滇川桂邊、莽莽烏蒙群山之中的六盤水市,鄧興貴的事業可謂方興未艾。就在繁華的市中心鐘山大道與鋼城大道交匯處,其所開發的帝都新城園林小區,在當下回暖的房市,銷售更加走俏。

原本,掛著市人大常委和六盤水市房地產協會會長的頭銜,身家高達十數億元的鄧興貴可以從容地在政商兩界,繼續過著安逸滋潤的生活。可是,他卻從中看到了危機與轉機。

現在,鄧興貴的一項當務之急是尋求合作伙伴,將手中的房地產業務轉讓出去,以便集中精力和資金從事企業戰略轉型。

還有,當地每年建筑用磚要消耗粘土200萬多立方米,損毀耕地約200畝,燒結磚塊消耗標煤10萬噸,排放二氧化硫氣體3600多噸。僅六盤水市的工礦企業每年廢渣排放量就在1200萬噸以上。這些數據像一座座大山,長期壓在鄧興貴的心胸。

2006年7月,鄧興貴隨市考察團赴京、魯、遼,考察“三廢”利用情況。沿途所見,資源型地區廢渣堆積程度令人震驚。但同時,發達地區廢物利用情況卻讓鄧興貴看到了曙光。在北京,電廠產生的粉煤灰被重新利用,每噸竟然賣到120元!而在六盤水市的火電廠,企業排渣要征地要運費,工業廢渣建筑垃圾堆積如山。兩相比較,差距太大了!

鄧興貴決心砍掉他的另一顆“搖錢樹”——其年產8000萬塊燒結磚的相對高耗能、高污染生產線。當年10月,他請來市里領導,當著全廠職工的面對之實施了爆破銷毀。這可是當時貴州省內最先進的三條制磚生產線,許多在場的專家都為之扼腕嘆息。

然而,從鄧興貴堅毅的目光中,人們知道老鄧看準的事誰也拉不回來。

 

在2014年第十屆中國國際綠色建筑博覽會上,國家住建部副部長仇保興、貴州省副省長慕德貴、貴州省人大副主任袁周在鄧興貴公司展位視察

 

三、用科研之力保企業轉型調頭

 

破舊立新,不破不立。

2007年, 鄧興貴把企業更名為恒遠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注冊資金1,15億元。他把自己長年經商辦實業賺取的利潤,全部投入到新型墻體材料的研發中。

貴州大學、貴州省建筑設計研究院以及日本虎牌機械株式會社等,都成為鄧興貴發展轉型的合作伙伴。

經過數年的技術攻關,鄧興貴率領他的科研團隊,終于研發出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復合自保溫(EPS)粉煤灰混凝土小型空心砌塊。說是團隊,其實加上鄧興貴總共只有四五個人。鄧興貴說,“我出思路,他們負責試驗,這樣一搞就是4年。”說起來輕松,但這幾年,鄧興貴吃飯走路,心思幾乎全部在這個新型墻體材料上。他知道,公司的未來轉型之路,成功與否,就取決于這塊小型空心砌塊。

功夫不負有心人。他們發明的這個小小的砌塊,看似平常,卻身手不凡:它具有安全、環保、節能、隔音、防潮、輕質、強度高、使用成本低廉等諸多優點,各項性能指標均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目前,該產品已經獲得和在報國家專利28項!

在恒遠公司的產品展示廳,人們可以看到,一顆螺栓釘入該砌塊上,竟然可以承受單點懸掛的150公斤的重物!資料顯示,該產品經國家防火建筑材料質量監督檢驗中心檢驗,在1200度的高溫下,經過3.5小時的燒烤,由該砌塊構筑的墻體依然完好如初。

這是目前國內將建筑節能與建筑防火結合得最好的產品,可以滿足各類建筑要求。

今年春夏之交,九三學社中央副主席賴明,率領九三學社中央、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有關司局以及北京市和江蘇等地的專家,就建筑垃圾資源化利用問題開展專題調研。當他們來到位于六盤水市的恒遠公司廠區,看到這一新型產品,大家都十分振奮,紛紛予以高度肯定。 在九三學社中央隨后給中共中央、國務院提交的相關報告中,談及我國建筑垃圾資源化利用所產生的經濟價值時,還特別提到了恒遠公司及其產品。該報告指出,“若以中城建恒遠公司利用建筑垃圾研發的具有自主知識產權保溫砌塊價格800元/M3計,(建筑垃圾資源化利用可實現新增)產值可超過1萬億元。”

自然,鄧興貴和他的企業轉型,得到了國家有關部門和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

有一個事例可以佐證。

2008年9月,貴州省副省長孫國強率隊前往六盤水市檢查安全和循環經濟情況。

在恒遠公司的六盤水廠區,孫副省長看到一部部卡車正源源不斷地將當地電廠、鋼廠的大量廢渣運往公司的生產基地,在日制全自動生產線上,該公司新的高效節能EPS砌塊一次成型下線,直接被運往供不應求的客戶手上。

孫副省長對恒遠公司利用工業廢渣生產的新型砌塊贊不絕口,當即召開現場座談會,要求相關部門繼續予以大力支持和推廣,并熱切希望鄧興貴把恒遠公司建成全國最大的新型墻體材料生產基地。“有什么困難直接找我!”臨別,孫副省長熱切叮囑鄧興貴道。

 

四、做全球最大新型墻體材料生產基地

 

按照恒遠公司的“十二五”、“十三五”藍圖,他們要把新型建材砌塊生產基地遍布全國各地, 把全國的建筑垃圾統統消化掉,讓地球變得更加干凈整潔。邵斌說,這是鄧總對地球的一個莊嚴承諾。

按照鄧總的意思,邵斌曾親自設計了公司的規劃手冊。在這本藍色手冊的封面,中國版圖上標示了大大小小的預想生產點。邵斌解釋說,“這是我們的恒遠夢,也就是中國夢的一部分”。

如此宏大的構想,就算具備十幾個億的資產,鄧興貴的實力足以支撐嗎?

邵斌介紹,截至目前,恒遠建材還沒有一分錢的銀行貸款。這么大的一家企業,居然沒有貸款,這難免讓人感到不可思議。提及這個問題,鄧興貴說“我們是民營企業,貸款比較困難,但我們還是不斷借錢、還錢;借錢、還錢。這些年就是這么走過來的。好在我們以誠信為本,企業的信譽很好。”

眼前沒貸款不等于永遠不借貸。不可否認,鄧興貴或許需要大筆資金支持,但是他的信用記錄是頂級的。他堅信只要企業做大做強,即使將來要借貸,許多金融單位也會主動找上門來。

恒遠公司的融資情況,邵斌最清楚。有一件事,至今讓邵斌念念不忘。邵斌曾經是六盤水水城農業銀行的書記兼行長。2010年他離開農行另有任用。

臨行前,鄧興貴找到農行,要求提前還清他欠農行的貸款。大家有些看不懂地問他,“鄧總,這筆款子還差幾個月到期,您干么急著要還?”鄧興貴說,“當初是邵總批給我這筆款子的。現在他要離開了,我必須把這筆款子還清,也好給朋友一個交代。”

結果,鄧興貴千方百計籌措資金把這筆款子還上了。基于他的信譽,農行再次把這筆款子貸給了他。許多人覺得老鄧這么折騰真是麻煩,但是鄧興貴不這么看,他覺得為人做事,必須事事清楚,這樣做他覺得踏實。

基于國家的政策鼓勵扶持和市場前景,鄧興貴明確制定了企業的5年規劃:依靠科技創新不斷研發更多具有國際先進水平、安全、環保節能的建材,在“十二五”、“十三五”期間,完成總投資20億元,把公司建成年產400萬立方米的建筑垃圾自保溫砌塊、年產值達到20億元以上的行業龍頭企業。

實現上述目標,恒遠建材每年將“吃掉”工業廢渣350萬噸,節約廢渣占地約1430畝,減少標煤消耗33萬噸,減少二氧化硫氣體排放約3350噸,減少二氧化碳氣體排放約82萬噸。

屆時,恒遠建材將成為貴州省實施循環經濟、建筑垃圾資源化利用,利用工業消耗廢渣,減排工業廢氣,節約工業用地最多的建材企業,同時也將成為同行業中擁有高科技自主知識產權的全球最大新型墻體材料生產基地。

這個夢想正在鄧興貴和他的同事們手中化為現實。

2014年10月20日下午,在貴州安順新秀工業園恒遠新型建材有限公司的生產基地,呈現在人們眼前的,正是那條由德國瑪莎公司為之量身定做的全球最先進的生產線。全自動微機控制室里,兩名德國專家正在緊張調試設備(目前該設備已經完成投產)。

2015年暮春4月,這里已經建成4條這樣的生產線,年產量80立方米建筑垃圾自保溫砌塊;民革中央副主席修福金率調研部一行視察該廠。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這里的廠區鮮花開放、綠樹長青,集生產與工業觀光旅游為一體,不啻于云貴高原上的一顆耀眼明珠。

未來,鄧興貴的恒遠夢,必將伴隨中國夢的實現而大放異彩。

來源:《團結報》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臺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
    体彩十一运夺金开奖时间